<acronym id="ui0gu"><center id="ui0g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ui0gu"><center id="ui0gu"></center></acronym>
<tr id="ui0gu"><xmp id="ui0gu">
<acronym id="ui0gu"></acronym>
<sup id="ui0gu"></sup>
<rt id="ui0gu"><small id="ui0gu"></small></rt>
<rt id="ui0gu"><optgroup id="ui0gu"></optgroup></rt>
<acronym id="ui0gu"><center id="ui0gu"></center></acronym>
<tr id="ui0gu"><xmp id="ui0gu">

蛋白质组学整体解决方案

PROTEOMICS OVERALL SOLUTION
蛋白质组学整体解决方案(Proteomics)

定量蛋白组学及其进展

定量蛋白组学(Quantitative Proteomics)是对细胞或组织中表达的全部蛋白质进行鉴定和定量。用于筛选和寻找任何因素引起的样本间差异表达的蛋白,结合生物信息分析揭示生命体在不同生理或病理条件下的变化机制。目前已广泛应用于医学、农业、林业、水产、微生物等各生命科学领域,并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持续推动着生命科学的发展。



定量蛋白组学相比高通量测序的优势

高通量测序能通过测序仪对细胞或组织样本中的DNA或RNA进行高效率、高通量的检测分析,是生命科学领域进行科学研究的重要技术和手段。但生命体生理功能的真正执行者和生命现象的直接体现者是蛋白,只有对蛋白质结构和功能进行有效的研究才能真正直接和准确的阐明生命体在不同生理或病理条件下的变化机制。然而基于传统双向胶的蛋白组学由于能鉴定的蛋白种类少、实验流程复杂、鉴定蛋白受分子量、疏水性、等电点等条件的限制,使得蛋白组学的发展和应用一直相对滞后。


近年来随着高通量蛋白质谱的出现,使得蛋白种类的鉴定和转录组鉴定基因的种类达到了同一数量级,蛋白组学对于科学研究的意义越发凸显。尤其2014年5月人类蛋白组草图的公布,使得蛋白组学研究更加成为了广大科研工作者关注的焦点。



定量蛋白组学主流仪器平台介绍




飞行时间质谱 TripleTOF® 6600系统

TripleTOFTM 5600系统是第一个把广泛定性探索,快速全貌解析,和高分辨率定量结合在一个单一精确质量平台的系统。新一代的TripleTOF® 6600系统拓展了AB SCIEX TripleTOF®技术的特性和功能,再结合独有的的SWATHTM2.0采集技术,具有卓越的性能和超凡重现性,一次定量数以千计的蛋白质。在最快采集速度条件下,用高分辨和准确质量质谱数据,完成无与伦比的蛋白质定性鉴定工作。




赛默飞Orbitrap FusionTM系统

Thermo ScientificTM Orbitrap FusionTM 是赛默飞最高端的四极杆-静电场轨道阱-线性离子阱三合一组合式质谱。Fusion 使用的Orbitrap为超高场Orbitrap质量分析器,相比于赛默飞其他Orbitrap系列产品,Fusion具有超高分辨、高灵敏度、多级质谱能力,并且配备多种裂解模式(CID、HCD及可升级的ETD),非常适合蛋白质组学中复杂体系的高通量蛋白检测。


技术主流应用:iTRAQ、Lable-free等。





永诺蛋白质组学服务产品总括


◎ 蛋白组定量分析

对多个分组中的蛋白样本进行定量比较,寻找差异蛋白,并对差异蛋白进行功能注释和聚类分析。



技术路线:


◎ 胶点鉴定

针对双向胶(或单向胶)挖取的单个胶点蛋白进行质谱鉴定分析。



技术路线:

◎ 全谱鉴定

组织或细胞样本中蛋白组分分析,目的在于识别尽可能多的多肽或蛋白,并进行功能分析。



技术路线:

◎ 蛋白修饰分析


对样本中蛋白的翻译后修饰类型和位点进行鉴定和功能分析,阐释其在信号转导途径中的功能。



技术路线:

◎ 验证实验

主要对蛋白的表达水平进行大样本的验证,包括WB、IHC、Elisa等。



技术路线:

◎ 功能实验

对挑选的目标蛋白在细胞或动物水平进行过表达或敲低后,验证其对细胞或动物表型、相关通路蛋白或重要因子表达的影响。



技术路线:

更多的蛋白质组学整体课题服务资料,请致电或邮件联系我们,或咨询您身边的永诺生物销售经理。


product manager:舒先生 150 1369 6526 020-3695 5626

广帆广州网站建设公司
玩幸运飞艇平台哪个好_A爱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